经济学家花式叫卖“仁生泽发”洗发水

浏览:489 次    发布日期:2024-04-23 09:49:14
  宣称“头发回到了20岁的仁生泽发势头”但产品备案信息功效仅为“清洁”“保湿”

  任泽平微博中发布的产品相关图片

  日前,微博认证为“经济学家”的经济叫卖博主任泽平宣布推广一款“仁生泽发”的洗发产品,并在微博中贴出对比图,学家洗让人容易联想其有生发效果,花式此事引发广泛关注。仁生泽发北京青年报记者查询发现,经济叫卖相关产品按照普通化妆品备案,学家洗备案信息中仅有“清洁”和“保湿”字样,花式并未出现任何与“生发”“减少断发”“修护毛囊”等有关功效的仁生泽发描述。

  经济学家带货引热议

  任泽平在微博发布了一款名为“仁生泽发”的经济叫卖产品宣传信息。其多次发文称“自己用了营养液,学家洗四个月头发回到了20岁的花式势头”,还配有使用前后对比照片。仁生泽发

  任泽平这一举动引发热议。经济叫卖据天眼查显示,学家洗目前与“仁生泽发”相关的企业一共有三家,分别为北京仁生泽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苏州仁生泽发生物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苏州仁生泽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三家企业均成立于2023年,注册资本分别为1亿元、1000万元、2000万元。其中北京仁生泽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于4月10日成立,后两家企业则先后于5月15日、5月19日成立。

  股权信息显示,任泽平通过北京读书逍遥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北京仁生泽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99%的股权。同时,任泽平还直接持有苏州仁生泽发生物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9%的股权。苏州仁生泽发生物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福纳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及任泽平、王春儒等人共同参股苏州仁生泽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种种迹象表示,“仁生泽发”是任泽平自己的生意。不仅如此,还有媒体曝出“仁生泽发”已经开启了代理模式。一时间,坊间争议“经济学家的尽头是带货”“经济学家割韭菜”等等。针对这些争议,任泽平曾回应称,自己去年接触到这款产品后开始使用,觉得效果好便推荐给朋友。后来决定推广这个项目,并认为其是“美好的事业。”

  三天卖出1000多单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仁生泽发”产品目前单盒售价398元,含100ml的洗发水和精华液各两瓶。在某电商平台,该套盒上架三日销售量已超1000单。

  产品详情页显示,这款头皮调理洗发水和精华液的核心成分为富勒烯。产品宣称,富勒烯“能够亲和自由基,具有极强的抗氧化能力,同时修复细胞,避免氧化损伤”。

  北青报记者查询产品备案信息发现,该款洗发水宣称“产品配方中富勒烯含量为0.001%,即10ppm”,功效宣称“清洁”“保湿”。精华液富勒烯的含量是0.01%,功效宣称“保湿”。

  功效评价结论称“受试者脸颊角质层水分含量得到显著提升,说明测试样品2组(富勒烯组)可以提升角质层水分含量”。也就是说,其在通过实验后仅提交了证明该物质有“保湿”作用的结论。而上述功效宣称文件中唯一出现与“细胞活性”有关的表述并不是指“富勒烯”,而是引用一则2009年的文献称:“泛醇的保湿性能一般,但作为调节肤,促进细胞活性有很大的帮助”。

  北青报记者还注意到,在洗发水产品中,其宣称的核心成分“富勒烯”排在了成分表的20名开外,而同样在上述文件中被称有“保湿”作用的甘油,排在成分表第五位。在精华液产品中,“富勒烯”排在第14位。

  化妆品成分表里的成分名称排序,通常是按照它们在产品中的含量从高到低排列的。

  产品为普通化妆品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任泽平的“代言”微博还是商品介绍,都未直接出现“生发”字样,商品客服在回复中更是直接否认该产品是生发产品。

  事实上,任泽平虽然在微博上一直在用其前后对比照片来为该产品的“功效”现身说法,但关于“生发”“育发”“防秃”等词却从未出现在其微博内容中。取而代之的是“亲测有效”“变年轻”“帮助头发上有困难的人”。具体到产品功效上,任泽平称该产品专注头皮头发健康管理。

  北青报记者发现,该产品持有的是“妆网备字”号,即其是一款普通化妆品,而非有育发功能的特殊化妆品。按照相关法规规定,有育发、祛斑、美白、防晒等特殊用途化妆品,须持有“国妆特字”或“国妆特进字”的批准文号。

  而特殊化妆品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注册后方可生产、进口。企业注册特殊化妆品时,需要提交产品配方或者产品全成分;产品执行的标准;产品检验报告;产品安全评估资料等。相比于只需要向省一级的药监部门备案的普通化妆品,特字号化妆品的准入门槛更高、监管也更严格。

  《化妆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办法》明确,化妆品的名称、成分、功效等标签标注的事项应当真实、合法,不得含有明示或者暗示具有医疗作用,以及虚假或者引人误解、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等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此外,普通化妆品不得宣称特殊化妆品相关功效。

  而按照目前的法规,如果普通化妆品宣称其具有某种功效又没有相关特字的注册,那么大概率会被市场监管部门判定为虚假宣传。

  文/本报记者  张鑫  统筹/余美英

分享到: